Truth of Noah 方舟之真相

星期六, 8月 13, 2005

Truth of Noah 方舟之真相‧目錄


聲明及公開信
《Truth of Noah 方舟之真相》致主內同工公開信
致台灣主內同工公開信:關於《挪亞方舟─驚世啟示》
一群基督徒給影音使團的公開信

最新推介
余創豪:陣痛後的治療
余創豪方舟事件的啟示─真理不是甚麼也可以
張國棟:自覺證據充足﹐聲明「已經發現了方舟」根本無問題?

細說從頭
銀狐:如果那不是方舟──拒絕「差不多」的佈道話題
海尼夫: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預映報告
《方舟》電影台灣公映引起討論

疑點重重
銀狐:挪亞方舟失控事件簿--評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電影及小說
海尼夫:慎防「驚世大災難」
海尼夫:海尼夫再答諸君:有關聖經詮釋的問題
車朗生:影音使團的挪亞方舟:一隻可能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洪水猛獸
海尼夫:觀看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後
虞瑋倩:香港基督教教牧的表現實在令人勞氣
Hin:What is Fairness
車朗生:Mask?
車朗生:An insult – Baffled Hypotheses
虞瑋倩:一點評論
Hin:It is a Tricky Game
Hin:It is Easier to be the Nice Guy
Hin:Amazing Media
Message From Dr. Liang
Dr.Liang: 謊舟事件越吹越大


教會可做的事
銀狐:現在還可以做的事
海尼夫:對已包場的教會如何善用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建議
Hin:Some Practical Considerations
Hin:Confronting Media Evangelical

各方評論
海尼夫:神學的公眾性 ─ 回應陳國偉君
陳國偉:剖析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的神學進路
古斌:佈道性炫耀:福音教會的新道德
古斌:信心不是憑著眼見/兼論虛偽的罵人派
古斌:為天國進帳的邏輯
時代論壇社評:慎防消費主義在教會蔓延
虞瑋倩:基督教傳媒果真商業化到一個化境地步﹖
胡志偉:信徒奉獻予基督教機構之前的考慮
李健文:挪亞方舟的三個文化啟示

使團反擊戰
海尼夫:回應影音網上的方舟答客問
影音使團:〈評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電影及小說〉之回應
海尼夫:回應影音使團對銀孤君之回應
飲者:夫復何言?
John Hung:影音使團, 你們何時才能深切反省, 實事永是?
Hin: What a Strategy
張國棟:關於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, evidence and hypothesis
張國棟:自覺證據充足﹐聲明「已經發現了方舟」根本無問題?

陳鳳翔:《挪亞方舟-驚世啟示》看追求真理的認真
余創豪方舟事件的啟示─真理不是甚麼也可以
余創豪:陣痛後的治療

陣痛後的治療

By: 余創豪

銀狐先生寄給我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的DVD,看罷之後,我明白到為甚麼這齣電影在香港會引起軒然大波。我寫這篇文章,目的並不是要在雞蛋裡挑骨頭,也不是要以批評他人來抬舉自己。不錯,這是批評,但可算是自我批評。保羅說基督教會是一個身體,一個肢體受苦,整個身體也感到痛楚,當我批評基督徒的時候,就好像以自己左手去打右手。我心想:與其讓非基督徒找出電影的問題,不如自己人首先將它指出來。

坦白說,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在舉證方法上有值得商榷的地方,例如影片中敘述Elfred Lee博士跟隨太空人歐文尋找方舟,字幕中打出Elfred Lee的銜頭是「博士」,旁述指出Elfred Lee根據人造衛星圖片和其它資料,找尋出方舟的位置,後來採用先進儀器往冰山勘察。不消說,觀眾所得的印象是:Elfred Lee是一名自然科學家或者工程師,因為他可以分析衛星照片,並且可以操作先進的偵察器材。

其實,Elfred Lee的學術背景是美術,他分別在聖荷西州立大學(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)和斯力驕大學(Syracuse University)獲得兩個碩士學位,但並沒有取得正式的博士學位,他擁有一個由信心學院(Faith College)頒授的榮譽美術博士(Honorary doctorate in Fine Arts)。我不是說影音使團有心誤導觀眾,但沒有清楚交代Elfred Lee的背景,就難免會減低其可信程度。
在美國有很多另類療法的藥物廣告,都是由某某博士介紹推薦,可是,經過查證之後,往往發現那些博士的專業根本與醫學無關,甚至其博士學位並不是由受到承認的學府所頒授,這類廣告已經被批評為不合倫理。在一般學術刊物裡面,論文都會附加上作者簡介,其實,跨越科際的論文是很常見的,Stanley Muliak 是心理學教授,但曾經在哲學期刊發表文章,Clark Glymour 是哲學家,但其著作經常見於心理學、統計學的學報,不過,那些學報會清楚地列明他們的資歷。也許,Elfred Lee受過非正式的科學訓練,或者無師自通,可是,隱去其背景卻會弄巧反拙。

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又提及一八二九年一位名叫 Fredric Parrot博士的德意志科學家,在阿河拉村(Ahora village)的 St. Jacob 修道院,目睹了一些由方舟取來的遺物。這是非同小可的發現,筆者想進一步了解詳情,可是,我用過Fredric Parrot 或者Fredrich Parrot兩種不同的串字,去翻查許多學術資料庫,卻一無所得,這些資料庫包括:Academic Search Premier, Electronic Journals Services, JSTOR, Encyclopedia Britannica, McGraw-Hill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, Elsevier Science Direct, General Science Full Text,涵蓋範圍包括考古學、文化人類學、歷史學、自然科學……。用搜索引擎搜查互聯網,我只是在介紹方舟或者亞拉納山的網站中看到關於Fredric Parrot的資料,但和《挪亞方舟驚世啟示》一樣,那些網站只有寥寥幾句,而那些網頁亦沒有註明資料出處。在方舟題材以外的網頁,我只查到十九世紀有一名法國旅行家名叫Fredric Parrot。

我不知道影音使團是否擁有關於Fredric Parrot發現的詳細資料,或者資料是否基於可靠的來源。倘若我在搜尋過程中滄海遺珠,希望有識之士不吝賜教。

在這裡我想順帶評論影音使團幾年前與中央電視台合製的傳記電影《孫中山》,這輯紀錄片資料詳盡,而且拍攝手法十分專業,但筆者有點「史癖」,故此對電影中的歷史細節難免略有微詞。電影敘述國父孫中山採取聯俄聯共政策,並且委任蔣介石往蘇聯考察,蔣介石對雄赳赳的蘇聯紅軍有深刻的良好印象。可是,電影沒有交代:基於考察蘇聯的經歷,蔣介石勸告孫中山放棄聯俄政策,而當時幾名國民黨元老都反對聯俄,孫中山卻力排眾議。這電影還有許多遺漏的東西,足以令觀眾得到錯誤的印象,限於篇幅,暫且不論。筆者的專業不是歷史學,但我擔心的是:熟讀中國近代史而又立場中肯的學者,對影音使團、甚至是基督教會抱有甚麼印象呢?

其實,在影音佈道流行之前,這類問題已經見於一些福音性小冊子,影音傳媒的影響力比起文字傳媒更加強大,但另一方面,資料準確性的問題亦更加受人注目。筆者並非好辯之人,事實上,對《時代論壇》和其他網上論壇的是是非非,我盡量置身事外,非到必要時也不會插口。現在提筆撰文,當然是認為有所必要,教會是一個身體,一個肢體受苦,整個身體也感到痛楚,我希望這篇文章並不是令我們痛上加痛、傷上加傷,而是通過陣痛之後得到治療。

後記:筆者早前曾經撰寫另一篇關於方舟事件的評論,請參考http://www.creative-wisdom.com/education/essays/religion/ark_truth.shtml

作者網址:http://www.creative-wisdom.com
http://www.christiantimes.org.hk,時代論壇時代講場,1.8.2005)